中國共產黨新聞>>“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主題教育官方網站

“雪山愚公”——追記雪山開路英雄陶振華

2019年12月27日16:35 來源:新華網

新華社西寧12月27日電 

新華社記者史彧

雪山鄉位於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瑪沁縣,平均海拔4200米。這裡山大溝深、地勢險峻,直到20世紀70年代還不通公路,雪山人民過著幾乎與世隔絕、靠天吃飯的生活。

如今,雪山鄉連上了高速公路,很多家庭搬進新居、買了車、過上了好日子……

這一切,都要從一條公路和一位漢族干部說起。

阿尼瑪卿山下的雪山鄉距離瑪沁縣城86公裡,過去卻有57公裡不通車。漫長歲月裡,隻有一條20世紀40年代由採金人踩出來的羊腸小道供村民出行,騎馬往返需要走七八天。每逢雨雪天氣,村民隻能望天興嘆。不少人為了生活鋌而走險,卻不慎墜入谷底。

沒有公路,生產生活物資進不來、畜牧產品出不去,當地經濟社會發展滯后。

1973年,來自山西的抗美援朝老兵陶振華來到當時的瑪沁縣雪山公社,接任黨委書記。第一次踏上這條“天路”,他便決心為鄉親們修出一條走出大山的公路。

1975年5月1日,在陶振華帶領下,40多名牧民放下牧鞭、拿起鐵鍬,踏上起早貪黑的修路征途。在沒有資金、沒有設備、沒有技術,僅靠人力修建公路的情況下,他們在質疑聲中打響了一場自力更生、艱苦卓絕的“修路之戰”。

“用十字鎬時大家要注意,握在把柄下端的手不能太緊,鎬頭下落時把柄要在手中滑動,這樣會更加省力……”面對初次使用這些勞動工具的牧民,陶振華耐心地一遍一遍解說演示。

險活搶著干、重活主動干,陶振華率先垂范,凝聚起身邊人的干勁。在寒冷的冰川上拉運木材,在湍急的河流中以身做牆抵擋水流架橋,懸吊在懸崖峭壁上開鑿炮眼……這名瘦弱的山西漢子不懼生死,一直沖在開山鑿路的最前線。

1976年冬天,工程到了最關鍵和最艱難的時刻。物資匱乏,為了在絕壁上鑿石修路,陶振華做了一個大膽的決定——自制炸藥。

“有幾次雷管沒成功引爆,是陶書記第一個沖上前去查看。”70歲的德青回憶起當年與陶振華並肩作戰的經歷時說:“哪裡有困難,哪裡就有陶書記的身影。”

1978年10月1日,這條東起瑪沁縣東傾溝公社東柯河村、西至雪山公社的“東雪公路”正式通車。一千多個日夜,陶振華帶領著雪山人民克服重重困難,硬是憑著雙手,一錘錘、一鎬鎬,在峭壁上、峽谷裡、急流間修成了這條57公裡長的縣鄉公路,結束了雪山鄉不通車的歷史。

在陶書記“雪山修路精神”的鼓舞下,雪山兒女扎實苦干、團結奮進,建成了全省第一個鄉鎮水電站,給大山深處的雪山鄉帶來了光明﹔蓋起了全州第一間牧民定居房,讓世代逐水草而居的牧民實現了定居夢想﹔辦起了全州第一家鄉鎮企業、第一座養鹿場,讓更多雪山鄉民過上了新生活。

雪山鄉黨委副書記才讓扎西說,“東雪公路”的修通給雪山兒女帶來了希望。雪山兒女不再固守著“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放牧生活,而是慢慢走出大山,接受新事物,逐漸過上了好日子。截至2019年底,雪山鄉全面完成68戶201人的脫貧目標,人均年收入達1.5萬元、超過全縣平均水平,家家戶戶都買上了小轎車。

2017年底,“花久高速公路”通車,連接縣城到雪山鄉的路程縮短至1小時,泥濘的“東雪公路”似乎成為過去時。但老百姓從未忘記開路英雄陶振華為雪山做出的貢獻,時刻銘記著這位瘦弱的山西漢子,親切地將他喚作“雪山的兒子”。

2014年3月10日,陶振華因病辭世。為表達對陶振華的感恩之情,當地修建了陶振華紀念館。

紀念館內,雪山鄉群眾自發捐款2.5萬元修建的陶振華半身像上,敬獻著潔白的哈達。藏族百姓用自己的方式,紀念這位與雪山群眾並肩創造奇跡的漢族干部。

“沒有陶書記,就沒有今天的雪山鄉。作為雪山鄉的干部,我們應該牢記陶書記為人民服務的拼搏精神,讓‘雪山修路精神’在雪域高原代代相傳。”才讓扎西說。

(責編:王靜、呂騰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