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官方网站

我要救中国最大多数的劳苦群众——俞秀松致父母亲

2019年09月20日10:10

写信人:俞秀松

1920年与陈独秀等人发起组织上海共产主义小组,是中国共产党的先驱者,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创始人,早年积极参加反对反动军阀的革命斗争

收信人:俞秀松的父亲俞韵琴和母亲

时 间:1923年1月10日

地 点:福州布司埕

父母亲:

十二月十六日寄来的信,于二十二日收到。军官讲习所大约不办了,因为广东现在内部非常纷乱,滇军桂军已集中肇庆,所以我们也积极准备进行,直趋羊城当非难事。我现在的职务是关于军事上的电报等事,对于军事知识很可得到。并且现在我自己正浏览各种军事书籍,将来也很足慰父亲的希望吧!父亲,我的志愿早已决定了,我之决志进军队是由于目睹各处工人被军阀无理的压迫,我要救中国最大多数的劳苦群众,我不能不首先打倒劳苦群众的仇敌——其实是全中国人的仇敌——便是军阀。进军队学军事知识,就是打倒军阀的准备工作。这里面的同事大都抱着升官的目的,他们常常以此告人,再无别种抱负了!做官是现在人所最羡慕最希望的,其实做官是现在最容易的事,然而中国的国事便断送在这般人的手中!我将要率同我们最神圣最勇敢的赤卫军扫除这般祸国殃民的国妖!做官?我永不曾有这个念头!父亲也不致有这样希望于我吧。

我现在的身体比到此的时候更好了,每天起居饮食比上海更有秩序而且安宁。我自己极快乐,我的身体这样康强,精神上也颇觉自慰。我是最重视身体的人,知道身体不好是人生一桩最苦楚的事,社会上什么事更不用说干了。这一点尽可请父母亲放心。

家中现在如何?我很记念。我所最挂心着还是这些弟妹不能个个受良好的教育,使好好一个人不能养成社会上有用的人——更想到比我弟妹的命运更不好的青年们,我们不能不诅咒现在的制度杀人之残惨了!我在最近的将来恐还不能帮助家中什么,这实在没法想呢。请你们暂且恕我,我将必定要总报答我最可爱的人类!

我好,祝我父亲、母亲和一切都好!

秀松

中华民国十二年一月十日

于福州布司埕

俞秀松是中国共产党早期杰出的革命活动家,是党内最早参加与军阀作战的军事工作先行者。这封给父母亲的信就是他加入讨伐陈炯明的北伐军时在福州写的。他的父亲俞韵琴是清朝最末一代秀才,思想较为开放,曾担任诸暨县教育局督学、诸暨县劝学所所长,积极主张推广新学,主张学习新文化是救国救民的重要途径。他的母亲贤惠善良,时时教育儿子要行善积德,所以俞秀松从小立志要做利国利民的人。1922年6月16日,反动军阀陈炯明在广州发动叛乱。当时在杭州的俞秀松听说孙中山领导的一支北伐军开到福建占领福州,立即追随而去,在军中做了一名一等书记官。在这封家书中,俞秀松怒斥了祸国殃民的反动军阀,表明“我的志愿早已决定了……我要救中国最大多数的劳苦群众,我不能不首先打倒劳苦群众的仇敌——其实是全中国人的仇敌——便是军阀”,抒发了他打倒军阀、解救人民的崇高理想和以身报国的豪情壮志。

在这封信的最后,他写道:“家中现在如何,我很记念”。他痛心几个弟弟妹妹不能个个受到良好的教育,但“更想到比我弟妹的命运更不好的青年们,我不能不诅咒现在的制度杀人之残惨了”。爱国的良心驱使他只能暂时忘却自己对于家人的牵挂和歉疚之情,全身心地投入到革命事业中去。这封信的最后一句是铮铮誓言:“我将必定要总报答我最可爱的人类!”

在大革命时期,俞秀松经历了国共合作,又留学苏联。1935年,联共(布)中央决定以俞秀松为组长,派遣25人小组进入新疆,主持新疆的统战工作。后因王明、康生诬陷他是托派,俞秀松在新疆被捕入狱。1938年6月,被苏军押回莫斯科。1939年2月,俞秀松被苏联最高法院军事委员会判决执行死刑,血洒异国,被害时年仅40岁。一个还没有照亮天空的生命,就因为“肃反”运动扩大化而早早地陨落。尽管早在1962年,中国共产党已经为俞秀松平反,为他在国内洗掉了冤尘,并为俞秀松家人颁发了毛泽东亲笔签署的“革命牺牲工作人员家属光荣纪念证”,但俞秀松牺牲的真相仍然不明。这段冤案一直持续到1996年,俄联邦军事检察院才为俞秀松彻底平反。俞秀松至今仍被埋在莫斯科,由于是和许多政治犯集体火化,尸骨无法查证。坟地处有块俄文墓碑,上面写着:这里埋葬着无辜蒙难者及受政治迫害而枪决的牺牲者们的遗骨,1930年-1942年,永垂不朽。

来源:共产党员网

(责编:段晨茜、乔业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