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官方网站

愿以我的成功的事业报你对我的恩爱

——左权致叔父左铭三(1937年9月18日) 

2019年09月23日09:50 来源:共产党员网

左权

左权(1905-1942),湖南醴陵人。1924年入黄埔军校第一期学习。1925年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参加讨伐军阀陈炯明的两次东征。同年12月赴苏联,先后在莫斯科中山大学、伏龙芝军事学院学习。1930年回国后到中央苏区工作,先后任中国工农红军学校第一分校教育长,新十二军军长,中革军委作战局参谋、副局长,红一军团参谋长。参加了五次反“围剿”作战。1934年10月参加长征,参与指挥强渡大渡河、攻打腊子口等战役战斗。到达陕北后参与指挥直罗镇和东征等战役。1936年5月,任红一军团代理军团长,率部参加了西征和山城堡战役。全国抗战爆发后,担任八路军副参谋长、八路军前方总部参谋长,后兼任八路军第二纵队司令员。1940年8月,参与指挥百团大战。1941年11月指挥八路军总部特务团抗击日军第三十六师团一部的疯狂进犯,该战斗被中央军委誉为“1941年以来反‘扫荡’的模范战斗”。1942年5月25日,在山西辽县麻田附近指挥部队掩护中共中央北方局和八路军总部机关突围转移时,于十字岭战斗中壮烈殉国。

这是左权1937年9月18日写给叔父左铭三的一封信,请他帮忙照料家人,并汇报全国抗战的形势,表达了持久艰苦斗争必将取得胜利的信念。

叔父:

你六月一日的手谕及匡家美君与燕如信均于近日收到,因我近几月来在外东跑西跑,值近日始归。

从你的信中已敬悉一切,短短十余年变化确大,不幸林哥作古,家失柱石,使我悲痛万分。我以己任不能不在外奔走,家中所恃者全系林哥,而今林哥又与世长辞,实使我不安,使我心痛。

叔父!我虽一时不能回家,我牺牲了我的一切幸福,为我的事业来奋斗,请相信这一道路是光明的、伟大的,愿以我的成功的事业,报你与我母亲对我的恩爱,报我林哥对我的培养。

叔父!承提及你我两家重新统一问题,实给我极大的兴奋,我极望早日成功,能使我年高的母亲及我的嫂嫂与侄儿女等,与你家共聚一堂,度些愉快舒适的日子。有蒙垂爱,我不仅不能忘记,自当以一切力量报与之。

卢沟桥事件后,迄今已两个多月了。日本已动员全国力量来灭亡中国。中国政府为自卫应战亦已摆开了阵势,全面的战争已打成了。这一战争必然要持久下去,也只有持久才能取得抗战的胜利。红军已改名为国民革命军,并改编为第八路军,现又改编为第十八集团军。我们的先头部队早已进到抗日的前线,并与日寇接触。后续部队正在继续运送,我今日即在上前线途中。我们将以游击运动战的姿势,出动于敌人之前后左右各个方面,配合友军粉碎日敌的进攻。我军已准备着以最大艰苦斗争来与日军周旋。因为在抗战中,中国的财政经济日益穷困,生产日益低落,在持久的战争中必须能够吃苦,没有坚持的持久艰苦斗争的精神,抗日胜利是无保障的。

拟到达目的地后,再告通讯处。专此敬请

福安!

侄 字林

九月十八日晚

于山西之稷山县

(责编:谢倩、闫妍)